与子

五湖心by小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章 相知
   空青待对方转身心下不由一惊,竟是此人,方才于喧闹处一副纨绔模样眼下又转做如此想来又是一位性情中人,倒也有趣,随之倾身做辑道:“在下叨扰,还望少侠见谅。”
   夜幽转过身想看看是何人打搅自己时在看到熟悉的身形后不由微愣,却是没想到能再次遇到这人,看来这也是缘分,收敛了气息,又变回了之前的纨绔模样,“到也无妨,只是没想到此处幽静,阁下也会来此赏月,相逢即是缘分,吾名夜幽,不知阁下姓名。”空青听他言语也明了,既是如此,与其结交也并无不妥,便拱手道:“在下泽兰谷空青,方才听少侠似是颇通音律,不知曾受何人指点?”夜幽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喃喃道:“怪不得一身的药味。”“嗯?”空青疑惑的看向夜幽,“啊!啊,那个什么,哪会有人指点我这闲散之人,也不过是无聊之时随意琢磨出来的罢了,还有你也别什么夜少侠的叫我了,怪别扭的,我也不过江湖人士,咱俩相逢即是有缘便是兄弟还是名字相称为好,你既是泽兰谷医师,就是不知你此次出谷所为何事?”“说来惭愧,是被家师赶出来历练的。”空青心中念及对方亦是洒脱之人,若过于正经倒有几分不妥随做微窘的模样答道,一听这,夜幽不由笑出了声,“咳咳,这,还真是,哈哈,没办法啊。”空青无奈的看着面前笑得夸张的某人,摇了摇头,这家伙。
“咳嗯,好好的花灯节,我们也不能辜负不是?不如你我二人在这儿随意逛逛?”夜幽收敛了一下笑意道,空青点点头,“也好,那就请夜幽带在下游览一番了。”夜幽双手抱头看到空青这副正经模样,低头嘟囔道:“假正经。”空青于袖中抽出一把折扇敲在夜幽头上,后又甩开扇子轻摇道:“夜少侠出门在外,可要注意隔墙有耳啊。”“你!”夜幽揉了揉头,看着前方慢条斯理的某人,咬牙语塞,看他要走远又连忙追上去,“等我下,你不是让我带你吗?!”┻━┻︵╰(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空青摇着扇子在前方怡然自得的看着夜幽追上来,微微一笑,一时弄得夜幽一愣,一直看到的都是空青板着脸正经的模样,虽也好看但却少了点人气儿,这突然的一笑,夜幽觉得更为惊艳了,待回过神想继续欣赏那好看的笑容时,空青却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正经模样,夜幽看他这模样,立马缠过去道:“空青你再笑一次,好不好。”
   夜幽扒着空青的衣衫,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,空青看他这模样起了戏谑之心,摇了摇头道:“不要。”后运起轻功向前行去,夜幽被这一下差点失去平衡栽在地上,“喂!空青!你耍我啊!”忙也运起轻功追去,“在下岂敢。”空青在前调笑道,夜幽追上前背对路面行走道:“你还敢说没有,你当小爷傻吗?!╰_╯╬你的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不怀好意四个字。”空青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一脸傲娇的家伙,还真是小孩子脾气,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拿着花灯的姑娘,空青连忙伸手一拽,将还在耍脾气的某人拽到身边,那姑娘一时也没反应过来,自己突然遇到两个如此俊朗的男子不由涨红了脸,不知所措起来,夜幽站定后就盯上了那姑娘手中的花灯,那是一盏做得相当精致的莲花灯,莲花的每片花瓣都做得很精细,有得有些卷曲,有得向外反展,花瓣的颜色也描摹的神似,若是离的远些,就像是真的莲花一般,在手中绽放,夜幽看了看花灯又看了看身旁的空青,见对方完全一副不在意的模样,便从怀中拿出自己的折扇凑在那姑娘身旁道:“这位姑娘,夜深幽静,为何会出现在此处?”那姑娘望着夜幽那双明艳的眼眸觉得自己仿佛掉入了那双眸子中。
   “我,我,我不小心迷了路,谁知竟寻到了此处。”那姑娘回过神有些结巴的说道,“哦~,既是如此,那不如在下为姑娘引路,如何?”夜幽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,加上手中轻摇的折扇,还真真是一个浊世公子,可惜那双眼中泛着的坏笑还是一目了然,“这,这怎劳公子。”姑娘满心欢喜,但还是害羞道,夜幽一看她这样就知道事情成了,随继续摆出公子作态,拱手道:“姑娘不必在意,不过在下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道姑娘能否应允?”“公子请说,小女子若能做到,定会竭尽己力。”那姑娘看夜幽如此也红着脸行了一礼,夜幽摆了摆手道:“在下见这花灯做工精巧心下属意的很,不知,姑娘可愿赠与在下,在下不胜感激。”空青完全没有想到夜幽还有这般姿态,见惯了他不着调的模样,这突然的正经还真让他有点儿始料未及,不过在看到夜幽偷偷冲他做了个鬼脸时有些哭笑不得,这家伙果然还是那副不着调的样子。

哎呦喂,这下又要开学了,新学期,我一定要努力争取去见你一回

五湖心by小夜

第一章 相遇
   “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你了。”
   “嗯我知道。”
青楼是所有人放纵自己的地方,在这里的人没有任何的虚假,有的是他们平常所永远不会表现出来的真正一面,所以这里同时也是一个很容易获取信息的地方,这里有官员,有平民百姓,有世家公子,也会有江湖人。
   “夜幽~,你都好久不来找艳儿了”“公子是我的,公子今儿个有花灯节,奴家陪你去吧!”“什么呀,上次公子就是带得你,这会该我了。”楼上一群姑娘围着一个二十年华的红衣公子吵闹着,夜幽勾起嘴角,拿起一旁的酒坛灌了一口后,说道:“好了好了,姑娘们,不过是个花灯节,小爷带你们去就是了”,一听这姑娘一个个兴奋得不得了,毕竟她们是不能出倩云楼的只有这夜幽来的时候才能被带出去,她们自然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,“不过小爷,就只能带走两个,这个怎么办啊?你们说呢?”夜幽坏笑着看着一旁的姑娘们争执,随后悄然从栏杆飞下,搂着早已等候在门口的两个清秀女子离开了,当楼上的姑娘们发现时,他们早已走远了。
   一年一度的花灯节热闹非凡,大街上有着形形色色的人,老人,小孩儿,带着面纱未出阁的小姐,还有年轻有为的公子哥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,夜幽手中还拿着酒瓶,与身边的两个姑娘调笑着,河岸边也聚满了放花灯祈愿的男女老少,夜幽走上前转过身对两个姑娘说道:“这次带你两出来,小爷可是费了不少劲呢,你说你们两如何补偿小爷,嗯?”其中一姑娘娇笑着刚要说话,“公子小心!”谁知这夜幽就撞上了人,夜幽身子一歪要摔倒时,那人伸手一搂,夜幽就直接扑进了人家的怀里,夜幽赶紧护住手中的酒瓶,抬起头就见来人相貌尚可,皮肤苍白,墨色的头发规规矩矩的束起,身着玄色广袖长衫,那人闻到夜幽身上浓重的酒味儿不由皱起了眉,待要放手,谁知夜幽揪着对方的衣衫凑上前去说道:“哟,这小哥长得真是仪表堂堂啊,只是不知为何要搂着小爷呢,难不成看上了小爷的姿色,放心,小爷不是那么不开明的人,来来来,小爷带你玩儿去。”听了夜幽的话,那人眉头皱的更深,甩开夜幽转身说道:“当真胡闹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。”
   夜幽被推开踉跄了一下随摆手道:“唉!怎么走了,假正经!”身后的两个姑娘凑上前来说道:“公子,没事儿吧?”夜幽搂着她俩笑着说道:“小爷,怎么会有事儿呢,你俩也别在我这儿,快去玩玩儿吧,好不容易赶上一会花灯节出来,多去看看吧~”两姑娘一听这眼眸一亮,随即向夜幽抱以感谢,夜幽挥了挥手道:“快去吧,不然可就没得看了。”她俩对视一眼,便离开了,夜幽看着两姑娘欢快的背影,喝了口酒,摇头失笑,夜幽望着天边绮丽明净的圆月有些失神,那晚的月亮可是比今晚的还要亮呢,“呵”一丝嘲讽自嘴角划过,罢了,罢了,这节日本就不适合我,还是去寻一处幽静的地方为好。
野外幽静,空青遥望远方灯会阑珊灯火心下一片清朗,突然一阵笛声穿透寂静由不远处传来,悠扬中带着一片清冷,中秋灯会本应欢愉,又是何人在此独自伤怀?
   空青不由惊叹寻声而去,湖边亭中一人长身玉立,腰袖皆束,流辉倾撒在其身上平添几分柔意,随着自身的前行,笛声也戛然而止,那人周身环绕着一种危险的气息。心知对方敌意已起却仍是好奇不已提步上前,又由不远处止步,赞叹道:“此时相望不相闻,愿逐月华流照君。 幽然婉转,动人心魄,确是好曲一阙。”

五湖心by小夜

#架空背景# 乱世。现帝浩安当权,人民痛苦民不聊生。支持浩安的朝廷官员们自成一派,为得到一己私利,欺压人民。高贵的官宦子弟坐于红木桌前谈天说地,吹嘘炫耀各自家产。倩云楼中花天酒地,酒林肉池。姑娘们表演出各色才华吸引客人,卖着自己本应珍贵的东西。谁知在表象之外,江湖动乱,争夺浩安帝的权利。玄参阁为了不让辛夷派掌权,出动讨伐乱派。而拥有着第二势力的泽兰谷选择静观其变,按兵不动。在这样的天下,谁会夺得最后的权利,当君临天下之时,伴在身边之人又会是谁。还不来吗?江湖之梦在等着你。